“呵呵,做牛做马努力的中饱私囊吗?”南湘笑的讽刺,再看到白震,她的脑海里就忍不住浮现出白震和孙允的激情图片。

如果不是眼前必须,她是不想和白震再说话的。

刘芬梅气的跳脚,指着姐妹两个,“南悦,你敢离!你要是敢,我们现在就进去找老爷子,我把发生的事统统告诉她,我看老爷子吃不吃得消。”

南悦闻言脸色变了,伪装起的坚强轰然倒塌,有些怯懦的挽住南湘的手,“湘湘,不能让爸爸知道。”

“没事,交给我。”

南湘拍了拍南悦的手安抚,然后镇定自若的开口,“好,我倒想看看,是你们闯进去的速度快,还是我打电话报警快?”

“要是我记得没错,各界媒体已经报道了南氏被陷害的实情,姐夫做为其中最大嫌疑人,不论案件是否定性了,姐夫应该都在通缉中吧?”

说着南湘毫不犹豫的拿出了手机,当着这混账母子俩的面,按下了报警电话。

白震的脸色果然慌了起来,牙齿一咬,“湘湘,我们走,走就是了!你,你快放下。”

刘芬梅更是紧张,往后退步,“是,都是一家人,南湘啊,有话好好说。”

“还不快走?”南湘没了耐心,举起手机。

“好,走走走。”白震不甘的往后退,一边情深的对南悦说,“悦悦,我不会抛下你和孩子的,你想我了就来找我。”

刘芬梅还抹起了眼泪,对南湘道,“过去,我对你姐姐是严格了点,可我都是为她好,她得生个儿子,南家和白家才后继有人,我也不是故意为难她的。南悦,妈错了啊,你原谅白震一次吧。”

南悦抿着嘴唇,刘芬梅的示弱,白震的道歉,这都是她过去最渴望的,他们的低头,对她内心的触动仍然是很大的。

南湘听的不耐烦,一言不发干脆的按下了拨打键,吓的白震和刘芬梅脸都一起白了。

“南湘,别开玩笑啊。我们走,马上走,你快挂电话!”

正在这个时刻,梁忠突然从里走出来。

“大小姐,二小姐。”

梁忠神色匆匆,看到白震,不是很喜,凑近南湘身前道,“老爷说要见见白姑爷,了解下公司近来的状况。家里回来的佣人没把住嘴,和老爷说了姑爷在家的事,怕是不好瞒。”

如此一来,局面顿时扭转了。

“不行,不能让他们去刺激爸爸。”南悦亏欠心理爆棚,坚决的否决道。

“南悦,爸爸都点名要见我了,见不到我人爸爸会担心的,我保证守口如瓶,你再给我个机会吧。”白震眼睛一亮,刘芬梅又立即笑起来,“是是是,亲家公最看好阿震了,现在南氏转危为安,以后阿震会记住教训的,公司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哼,转危为安,那也和你们这对白眼狼无关!”梁忠耿直的嘲讽了一声。

被曾经不放在眼里的下人这样嘲笑,白震和刘芬梅面上都挂不过去,可现在的局势不是他们过去呼风唤雨的时候了,气也只能憋在肚子里。

梁忠不理旁人,直接对南湘再请示道,“二小姐,依你看?”

“白震可以进去,刘芬梅不得再进入。自古女婿来娘家偶尔留宿,但从没听过将婆家人一起住进娘家的道理。”

“白震,你若在爸面前胡言非语,监狱就是你的下半生归宿。”

南湘做出了决定,让白震再进南家等于放虎归山,可现在是南御宴要见人,南御宴尚不知这段时间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

出于各方面考虑,只能让白震先去见了南御宴稳住南御宴的心。

白震进了家,少不了要提前预防南悦心软。

而刘芬梅这盏不省油的灯,从中没少使坏,自然要第一时间革除干净。

监狱两个字,让白家母子俩都胆寒了一下。富贵险中求,最起码有个机会了。

“好,没问题!只要你们肯给我机会,我一定好好证明自己,好好对咱爸!让悦悦对我刮目相看!”

白震这会顾不得自己亲妈高不高兴了,迫不及待的喜极道。

刘芬梅心眼小,听到南湘这话,在心里骂了南湘不知多少遍,让她不得进南家,等同于不让她再享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