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兔毛茸茸的脸在迟聿耳边蹭了下,金色的胡须有些刺人。

????迟聿眸光一动,将手中的黑曜石收了起来,替身放好。

????他自肩头把兔兔拎在手中,拖在手臂上,沿着言一色离开的方向而去。

????……

????言一色出了桃花林后,又去花园转了转,漫无目的瞎走,遇见了千树万树的雪白梨花,在纯净清冽的景象中逗留一会儿,回了自己院子。

????推门而入之前,她蓦地转头,眼风扫过远处灯火阴影下的黑暗,毫无预兆开口,“别躲了,出来!”

????她话落没多久,言成和荒涟走了出来,一人满脸笑,一人浑身冷,朝她恭敬行了一礼,“小姐!”

????不等言一色说话,言成挠挠头,紧接道,“好久不见……”

????言一色优雅地翻了个白眼,怎么又提醒她,故意的么?

????她心中腹诽完,一正神色,问道,“一直跟着我,有事?”

????言成葡萄般的眼睛瞪得溜圆,摇了摇头,“没事……”

????说完,立即话锋一转,“不,有事……想找点事!”

????言一色一阵无语,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言成感受到了压力,讲出憋了许久的话,语气小心翼翼,“小姐……你没事罢!”

????言一色皮笑肉不笑,“听你的意思,盼着我出事呢?”

????言成声情并茂地喊冤,“不敢,小姐,你这话说得太折煞我了!”

????言一色笑看他耍宝,转身进了房,“等着。”

????过了一会儿,她亲笔写好一封信,交给了言成,嘱咐道,“传给元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