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麟僵住,脸色难看至极。

舅舅在其肩膀上拍了两下,语重心长地宽慰道,“麟儿,以后做不到的事情,就别随便夸下海口了。一次一次的失望,很容易让人丧失信任的。你是你母亲唯一的希望,她也是希望你能早点成才,这对你这样狠心的。豪门争斗,腥风血雨,你母亲,也是迫不得已才这样。如果她心软了,那将来你们母子的处境,将会很难很难,舅舅希望你能理解母亲,别生她的气。”

“好好努力,你的前十几年过的都太轻松了,你母亲也是追悔莫及。她现在就是想狠下心来历练你,这才把你交给我去看管。你可一定要争气,尽快成长起来。如今你和你母亲没了你父亲的庇护,慕容家那些人哪个不对你们恨之入骨,他们肯定会想尽办法地针对你们母子两个的。将你送到蓉城来,也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等你有能力了,足够优秀了,你母亲自然就会让你回去了!”

“不说了,我还有事情,就先走了。这次的失利不要紧,下次咱们再好好努力就是了。这里是五千块钱,你拿着,不够了,再给我说就是了。舅舅走了,你好好学习好好努力啊。”

众人都在羡慕慕容麟有个好舅舅,每次来都是几千几千的给,要知道,他们这些人一个月的生活费也才一两千块钱,而慕容麟几天的生活费就是几千块。

跟着这位慕容少爷,没错!

当下,几个小厮便以拍马屁的方式夸赞起慕容麟来,说他刚来学校的时候如何如何,现在已经比以前进步了很多云云。

“够了!别再说了!滚,都给我滚!”众人正夸的高兴,却被慕容麟好一顿训斥,一个个大气也不敢出一下,夹着尾巴就逃走了。

没有人能了解慕容麟的心情,他要的,不是进步,是母亲的满意和认可!

没有这些,他就回不了京都,要永远留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靠舅舅每次给的那几千块钱度日如年!

几千块很多吗,不,在慕容麟看来,这些都是施舍!

他从小锦衣玉食,吃穿用住都是最好的,手上的零花钱都是天文数字,何时拮据到要靠别人救济的地步?

只因为,这一切都是源于父亲对母亲的宠爱。

可是,自从父亲车祸去世之后,他跟母亲这两个见不得光的情人和私生子,就成了慕容家针对的对象。

特别是,父亲的原配妻子,就怕他们母子两和他们家争夺慕容家的家产,竟然狠辣到派人暗中刺杀他们。

母亲也便是从那个时候意识到,不尽快让慕容麟成长起来的话,他们母子两个,迟早要遭到那个女人的毒手。

为了锻炼慕容麟,也是为了保护慕容麟的安全,所以,母亲狠心将他送到了舅舅这边。

并且,立下一条规矩,慕容麟要做出成绩,她才会帮她。

母亲一向是个严格的人,她不要什么进步,就要结果。

所以,哪怕慕容麟一直在努力进步,也依然得不到母亲的认可。

无奈之下,慕容麟才跟母亲许下运动会上大满贯的提议,只要自己拿到了大满贯,母亲就可以让他回去京都呆几天。

可是,这一切现在都被彦小焱给破坏了,母亲对他失望至极,竟然,让他自生自灭!

“彦小焱!彦小焱!!!”这一切,都是那个混蛋造成的。

而另一边,彦小焱和庞飞等人吃吃喝喝,玩的不亦乐乎。

学习上,彦小焱真的没什么天赋,顶多就是个中游,再不能进步了。

父母没少说他,听的多了,他也烦恼。

谁都想做个好学生不是,彦小焱在学习上实现不了这个愿望,也就只能从运动上弥补弥补了。

他要求不高,能拿两个奖状就行。

“师父,小陈,小鲁,庞燕姐,来,我敬你们,感谢你们!”彦小焱是真的高兴,拿到奖状是一方面,能跟这些熟人朋友坐在一起吃顿饭,是另外一方面。

他就不是学习那块料,硬着头皮坐在教室简直比坐牢还难受,这见了这些熟悉的面孔,那就跟脱缰的野马一样,别提多高兴了。

不过庞飞还是要提醒他,“让你来学校就是来学习的,你可别再这么吊儿郎当的了。”

“师父师父,你能别跟我爸妈一样嘛,我现在听见这些话头就大。你不说这些,咱们就还是师徒,你要再说,我可真就要考虑要不要再给你当徒弟了。”

不给庞飞当徒弟?

好啊,庞飞倒是巴不得呢!

这个徒弟可真是让他没少操心,吃力不讨好,也没享受到徒弟的什么福分,他这个师父当的,也不知道意义何在?

“开玩笑开玩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父就跟我爸一样,批评教育我也是应该的。好好学,我争取好好学……哎……突然好羡慕小鲁和小陈啊,不用上学,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多好!”彦小焱叹息着说。

鲁坤反驳,“你倒是只看到我们逍遥自在的一面,那我们没得吃没得喝被城管到处追赶的时候你怎么不说?”

“那也是一种自在,反正我现在就觉得你们两个过的比我好。”

一群小屁孩,倒是在这你羡慕我我羡慕你的,却哪里知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轨迹,你所羡慕的,可能是别人避之不及的。

不过这些庞飞没跟他们说,等年龄到了,一些该懂的道理他们自然会懂。

饭局还没结束,庞飞的电话却是响了,是张婶打来的,说乐乐好像闹肚子了。

庞飞不想扫了众人的兴致,让他们继续吃喝玩乐,自己先走一步。

“饭钱我都结了,你们几个吃好喝好。燕子,我顺便送你回去。”

庞燕却是摇摇手,“哥,你先回去忙吧,我想跟他们再坐坐。”

难得庞燕愿意跟外人接触,庞飞自然乐的高兴。

“那好,你们先吃,一会我要是有时间就过来接你。”

蹲守在酒店外的慕容麟看到庞飞的车子离去,乌黑的眼眸中,迸射出一抹阴狠的神色。

这几个人中,他只怕庞飞,一来是因为庞飞是大人,二来,也是因为下午的时候庞飞在阻拦他跟彦小焱的时候捏了他一下,那力道,简直太骇人了。

庞飞一走,剩下彦小焱和其他几个人,都是年纪相仿的,也就没什么可害怕的了。

窝了一肚子火的慕容麟喝了几口酒,也是酒壮怂人胆,竟然就那般径直冲进去找众人的麻烦,“吃?喝?我让你们喝……”

“噼里啪啦”,酒桌上的东西被摔了一地。

好好的饭局,突然就被这个疯子给搅合了,彦小焱也是气不打一处来,“王八蛋,你找死啊。”

慕容麟捞起桌上的酒瓶,“啪”的一下在桌子上摔碎,“找死的人是你,我都警告过你了,别跟我抢,你为什么不听?”

“老子凭本事拿的第一,你不服气,那你去争去抢啊。”

妈的,还这么嚣张,慕容麟懒得和他废话了,抡起酒瓶子就要朝彦小焱冲过去。

“砰”的一声,彦小焱一脚踹了过去,直接将慕容麟踹的差点粘到墙上。

笑话!他天生神力可不是吹的,敢跟他叫嚣,活腻歪了简直!

走过去,在慕容麟面前蹲下,夺了其手中的酒瓶子,“就你这两下子,也敢跟我叫嚣,谁给你的勇气?”

“你……”

这一动,怀里的五千块钱露了出来。

彦小焱眉开眼笑,将那五千块钱抽了出来,“原来是个富二代啊,怪不得这么嚣张跋扈呢。知不知道老子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些什么也不做就知道仗势欺人的富二代了,这些钱,没收了,这是你赔给我们的精神损失费。”

慕容麟挣扎,“混蛋……把钱还给我……”

还回去?

怎么可能!

这是给慕容麟的一个教训,别他们的总是仗势欺人了!

从酒店出来,彦小焱却是将那五千块钱给了陈旋飞和鲁坤。

他并不缺钱,但他知道这两个人十分缺钱。

也是硬骨头,叫他们去侦探社上班他们又不肯,倒是混个什么劲。

这都什么年代了,法治社会,还以为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呢,还古惑仔,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

鲁坤欣喜着接过那五千块钱,对于一群缺钱没钱连生存都是问题的人来说,管他钱是怎么来的呢,只要不偷不抢不犯法,就没什么不可以拿的。

“真够义气,谢了啊。”

“谢个毛,这五千块钱是收买你们的钱,以后我有什么事,你们得随叫随到。”

“那必须的。”

众人说笑一阵,看着天色已经不早了,便准备分道扬镳。

正好鲁坤陈旋飞和庞燕一路,就由他们送庞燕回去了。

庞飞这边忙完之后就给庞燕打了个电话,询问她有没有安全回去。其他的人他倒是不担心,都是一群惹事精,就是担心庞燕,这是她第一次独自一个人在外面。

不过,庞燕的状态貌似挺好,这也就能让庞飞安心了。

“哥,那乐乐不要紧吧?”

“没事,吃了点药,已经睡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