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以夏一路无法控制自己、跟着向下的惯性连跑带滚的往下去。

“救命啊,救命啊……”

有人在身后狂追不舍的滋味实在太煎熬,怕极了。

安以夏使出全身的力气在奔逃,但身后的凶恶女人就好像是在树林里长大的一样,已经到了她跟前。

那女人跳起来借着一颗树干并不粗的树一跳,一弹,人瞬间落地在安以夏前方。

“啊啊……”

安以夏看见人在前面了,可这下坡路刹不住车,硬生生撞了上去。

那女人一把拽住安以夏的胳膊,另一只手提着刀要给安以夏扎过去:“去死吧——”

然而,这话一声落,一声经过消音处理的枪声在附近响起,而与此同时,凶恶女人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安以夏被人带翻倒地,连着爬了几次才勉强爬起来。

周围涌出来不少人,但阿风她认识,见到阿风,安以夏满脸都是笑。

“阿风!”

阿风点点头,上前扶着安以夏,低声道:“回去吧,湛总他们一直在找你。”

安以夏猛点头,“嗯,我怕死了,莫名其妙就被人绑架,我太害怕了。“

阿风让人把晕死过去的女人抗走,安以夏看着那些人离开,忙问:“的她死了?”

阿风摇头,“没有,只是麻醉针,我们走吧。”

安以夏“嗯”了声,跟在阿风身后。

阿风走了几步,忽然停了下来。

他侧了方向,低声道:“来者是客,出来聊聊吧?”

安以夏吃惊的看着阿风,这什么意思?这唱的是哪一出?

“谁?”

阿风示意安以夏先别说话,反正刚才已经在废厂里打过一架了,那些个贼竟然跑来江城撒野,胆子不小!

阿风再道:“出来吧。”

安以夏一动不动,就站在原地看着。

随后,不远处的草地里动了动,接二连三的人冒头。

“朋友,你只是要救这位小姐,而我们的目的,是抓那个女人,那是我们岛上的仇人,我们必须抓回她,所以,能否将那人转送我们,我们定用金银钱财交换。”

阿风上下打量对方,“你们不在阿拉什古海域好好呆着,跑来江城有何目的?”

对方答:“朋友,我们有任务在身,你们带走的那女人,是我们的罪人,我们应该抓她回去,请不要为难我们,我们无心交战,但请尊重我们。”

阿风道:“那是中国人,如何成了你们的罪人?”

对方道:“她是我们缥缈岛的罪人!是她刺杀我们海王的心上人,一星期前她逃出缥缈岛,我们不远万里追踪至此,还请朋友给个方便,至于酬劳,一定会让朋友您满意。”

安以夏拉了下阿风,脸上透着兴奋的情绪。

阿风没理会安以夏,安以夏自己上前一步:“你们都是缥缈岛的人?”

对方看了眼这小姑娘,点头,“我们都是。”

安以夏差点乐坏了,指指自己,“我应该就是你刚说的海王的心上人,哦,海王叫我诺拉,我也在缥缈岛住了很长时间,只是我除了阿塞尔达和以为老先生之外,我没见过别人。不对,我还见过纳西尔,岛上其他的人我都没见过,所以你也不认得我。”

对方愣了,天下间竟有这么巧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