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重要的是郭致远这么一说,必然也会让万历皇帝有所触动,从而让万历皇帝心中的天平向自己这边倾斜,这样效果远比他直接向万历皇帝表忠心好得多。万历皇帝是听过沈有容的,不过他对沈有容的印象都是来自臣子们,认为沈有容是一个桀骜不驯的武将,自然就没有了重用沈有容的心思,现在听郭致远这么一通慷慨激昂地控诉也有些动容了,用力一拍龙椅的椅背转头对身后的陈矩道“还有此事厂臣,给朕查若是果真是有人嫉贤妒能,诬陷有功之臣,让朝廷错失将才,朕定不轻饶”

????朝臣们一听都面面相觑,这要真要按万历皇帝说的查下去的那牵扯面就大了,沈一贯作为首辅这个时候就不得不站出来了,干咳一声道“圣上,郭大人到福建任职好像还不到两年吧为何对沈有容的过往如此清楚他方才所言只怕也多是道听途说,未必属实,老臣自会让吏部核查,若是属实,再对沈有容重新论功行赏不迟,且老臣觉得为臣者当谨言慎行虚化若谷,若是稍遇不公,便对朝廷和上司心存怨尤,以辞官相要挟,此等人如何能够重用”

????不得不说沈一贯确实厉害,轻而易举地就把郭致远的杀招给化解了,还反过来给郭致远挖了一个大坑,郭致远当然不可能就这么认怂,马上针锋相对地怼了回去“难道沈相你不觉得这已不仅仅是一两个人的问题,而是整个朝廷的选材体制出了问题吗今年好像正好是京察之年吧,沈相觉得现在的京察还能够起到为国选材的作用吗考察官员不看其功绩,反而抓住一些捕风捉影的问题不放,这样能够为朝廷选出真正的人才吗”

????郭致远确实是豁出去了,直指朝廷的弊病,此时乙巳京察还没开始,沈一贯的浙党和东林党正为争夺京察的主导权闹得不可开交,郭致远直接把这个敏感问题给捅开了,让沈一贯和在场的浙党和东林党大臣脸色都很不好看。

????万历皇帝近来也被浙党和东林党争夺京察主导权的事情搞得有些头疼,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主动和起了稀泥,摆了摆手道“好了,好了,两位爱卿所言都有道理,朕相信郭爱卿没有不臣之心”

????沈一贯却没有打算就此放过郭致远,不依不饶地道“但是郭大人还是没有解释他为何不遵上司命令,坚持不肯从东蕃撤兵呢”

????郭致远等的就是沈一贯这句话,要不然他怎么把在东蕃开府建衙的事提出来呢,马上接话道“微臣正要启奏圣上,东蕃历来属于我大明领土,但朝廷一直没有把东蕃真正纳入朝廷的管辖范围,导致东蕃一直被倭寇和海盗占据,威胁我福建沿海安全,福建沿海商民深受其害,而且微臣觉得东蕃实乃一宝岛,其价值还未被开发出来,所以微臣奏请圣上恩准在东蕃开府建衙”

????听郭致远这么一说,朝臣们先是愣了一下,都笑了起来,这郭致远怕是得了失心疯吧怎么会有这样异想天开的想法沈一贯本来还担心郭致远会出什么让他措手不及的幺蛾子,现在郭致远把真实目的说出来他就彻底放心了,哈哈一笑道“郭致远,你知道在一个全新的地方开府建衙需要多少银子吗更何况是东蕃这样的荒岛”

????郭致远暗笑不已,沈一贯同志怎么老喜欢当活雷锋啊,简直就好比说相声的捧哏,让郭致远接话接得那叫一个舒服,立刻朗声道“下官在东蕃开府建衙不需费朝廷一钱一粮,而且下官保证每年向朝廷奉献十万两税银,且可逐年递增一成,十年之后每年可为朝廷奉献税银二十万两”

????朝臣们一听都炸了,这怎么可能十万两白银,这可是几乎相当于一个省一年的税银啊郭致远凭什么敢夸这样的海口

????沈一贯也被郭致远这不按常理的招数给搞懵了,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郭致远能有什么办法凭空变出这么多银子来,所以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出招了,皱着眉头沉思起来。

????万历皇帝对朝臣们的反应也在意料之中,见暂时没有人站出来明确反对,就慢悠悠地道“朕这几日一直在为银子忧心啊,兵部欠饷高达上百万两,户部却拿不出银子来,要动用朕的内帑,可如果朕的内帑也用完了呢若是能多几个像郭爱卿这样臣工为朕分忧,朕又何至于为银子发愁呢既然郭爱卿可以不费朝廷一钱一粮在东蕃开府建衙,还能每年向朝廷奉献十万两税银,诸位爱卿就不妨议一议看是否可行”

????沈一贯一听顿时急了,万历皇帝虽然还没明确表态,但话语里偏向同意郭致远在东蕃开府建衙的意味已经非常明显了,急道“圣上,万万不可历朝历代从无在东蕃开府建衙之先例,说明东蕃毫无开发价值”

????说着又指着郭致远厉声怒斥道“郭致远,你休想蒙蔽圣上,你想在东蕃开府建衙必有不良居心”

????这回不用郭致远回怼了,沈鲤一直憋着劲在那里等着呢,立刻站了出来“老夫就不明白了,在东蕃开府建衙不需费朝廷一钱一银,还能给朝廷奉献如此多的税银,更能拱卫福建沿海安全,让福建沿海商民不受倭寇侵扰,如此利国利民之事,沈相为何要反对呢到底是谁有不良居心呢”

????沈鲤一下场,争论顿时升级了,浙党成员们纷纷加入,沈鲤这边虽然也有些敬仰他为人的大臣站出来声援,但浙党成员人数占了绝对优势,大家可别以为浙党成员都是草包,其中不乏饱学之士,此时已经开始引经据典,论证在东蕃开府建衙的不可行性,开始出现了一边倒的局面。

????郭致远一点都不慌,他可是早有准备的,笑吟吟地望着站在前排一直沉默不语的朱常洛,也不说话,他相信朱常洛一定站出来的